追蹤
在牛的渡口蒙恩
關於部落格
2008 年7月我們回到了台灣…
  • 142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信心的躍進

    記得我們參加恩愛夫妻營,是在04年外子在英國牛津攻讀博士班的時候,透過那場營會,可謂為我們八年來的婚姻做了一次大修補,兩人在上帝面前重新立約,要效法主耶穌愛我們的樣式,那樣式是聖潔、合一與完全的,即聖經約翰福音十七章24 節所說:「父啊,我在哪裡,願祢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裡,叫他們看見祢所賜給我的榮耀;因為創立世界以前,祢已經愛我了。」去年,我們回台灣參加夫妻進深營,讓我對於效法主基督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——神對我們有期待(豐盛的生命),然而受限肉身的軟弱,我們不免還是會遠離神的期待,這使得效法主基督不僅成為當時候的感動和目標而已,更是我們終極一生的追尋!
 
    不久前,外子因為關節痛被診斷出可能是免疫系統出了問題,這對身為醫護人員的我們來說,無疑是噩耗以及一大諷刺,因為連醫生自己都病了要如何能照顧病人?並且我們曉得免疫症候本身極為複雜,無論對中西醫來說,都是不易治療的難症,它往往不可逆,也就是說情況恐怕只會日趨變壞,於是,我本能焦慮起來……。
 
    我從原本只是單純地擔心,到逐漸害怕起來。擔心,只為丈夫的健康亮起紅燈,而害怕則是因為自己早在幾年前赴海外伴讀時,把人人稱羨的教職給辭退了,如今還有兩個在學依賴的孩子,全家只憑外子的一份工作(薪水)維繫。因為外子是醫生,因此收入不菲,想必這是一般局外人對我們的觀感評價,或許這也是不爭的事實,但正因為如此,讓我想到萬一外子真的不幸病倒了,那麼我與孩子要怎麼辦?
 
    一直以來,我對於信靠神這件事感到無庸置疑,只因聖經這麼告訴我,我便如此相信,直到我讀有關齊克果(Soren Kierkgaard)對於信心的論點後卻一切改變了。簡單來說,他認為人們本不應談論信心,因為一個已知道下一餐在哪裡或今晚在哪兒過夜的人,不應宣稱自己有信心,除非我們已預備像亞伯拉罕一樣,把刀子舉向自己的孩子。聖經對於亞伯拉罕當時獻以撒的心情,並無太多的描述,不過,從聖經中我們可以明白的是,亞伯拉罕以信心取代恐懼、以順服代替憤怒,這是極為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何以我以前從未發現呢?我想是我從未認真嚴肅地看待這個早讓自己視為神話故事的情節,並且還有,亞伯拉罕有信心而我沒有,我缺乏那種願意犧牲世上最親愛的人,來獻給我相信上帝是美善的神的那種信心!
 
    為此,我的信心一下子跌落谷底,加上丈夫的健康出現問題,對我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。我突然想起但丁神曲中的一句話「我迷失在人生的黑森林中。」直逼心坎,原來這句話正描述著現在的自己,我想這無疑也是亞伯拉罕獻以撒時的心情吧!只是亞伯拉罕的信心究竟是如何產生的?他如何能沉著地將自己應許中的獨生兒子放在信靠的柴堆上……我想生命有時是需要孤注一擲的,信心也當如此,一旦我們願意完全放棄、放手,信心就必能從空無中被創造出來,成為一種我們未曾見識、超越我們能力的壯舉。
 
    當我繼續讀下去,但丁說:「從這裡我見到繁星空」繁星的璀璨,不但劃破寂寞陰沉的黑夜,也為無助的生命探照出一絲亮光。希伯來書十一章6節:「人非有信,就不能得神的喜悅;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,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。」我知道我沒有亞伯拉罕的信心,畢竟信心之父只有一個,但藉此我終於明白,信心不是要有就有,更不是隨便說說,它需要經過熬煉與通過考驗,就像我目前面臨的信心危機,倘若換個角度想,其實,不也正是自己的信心又將向前躍進了一大步!
 
    外子告訴我,他有信心神會醫治他,即或不然神不醫治,也必負責供應到底,聽了他這番信心宣告,讓我既感動又慚愧,怎麼強壯的人反倒得著軟弱者的安慰!我想起在一次夫妻跟進聚會中,我們討論到「婚姻受苦論」,一句「婚姻雖無後門可走,卻有天梯可爬」立即浮現眼前,是的,這是上帝要送給每一對信靠祂的夫妻最珍貴的禮物,因為夫妻兩人一同承受生命之恩,本當彼此順服、彼此敬重、彼此憐恤與彼此相愛,如此使得二人在上帝面前的禱告沒有阻礙。(彼得前書3:1-8)

本文刊登至國際家新季刊  第54期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