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在牛的渡口蒙恩
關於部落格
2008 年7月我們回到了台灣…
  • 1420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創意再生 助人為樂

    這學期開始,每隔週三我都會到兒子學校的圖書館擔任志工媽媽。有一天早晨,我如同往常一樣,把孩子送上學並且也把家事處理好,便到圖書館報到。
    還有一位志工媽媽雅芳也在週三的上午來幫忙。在詢問過圖書館職員當天的工作後,館員希望我們幫忙將重新歸檔的書籍換上新的條碼,於是,我與雅芳分工合作,她負責撕去舊的條碼,而我則貼上新的。
 
志工媽媽的烹飪經
    這一撕一貼之間,其實是不用大腦的「機械動作」,除了遇到陳舊的貼紙標籤,必須借助貼紙去膠劑,使工作順利完成以外,在這一撕一貼的規律節奏中:孩子生病、外食、如何煮三餐…等話題,開始浮現在我們的對談當中。
    我和雅芳分享各自家中的經驗,我提到「當天晚餐我還不曉得要煮甚麼?」,對我的煩惱,雅芳提供了我一道「蛋料理」(註一),並附加說明每回當她不曉得要煮甚麼的時候,這道菜最後就會派上用場。
    除了這道菜以外,雅芳還跟我分享她們一家人吃晚餐的情景,通常她會拿有一點深度的中盤為丈夫與兩個孩子盛飯菜,就像到外頭自助餐店吃飯一樣,把適量的飯菜盛入盤中。並告訴家人,眼前盤內的食物就是每個人的晚餐,要把它們統統吃光,不夠的話還可以多取,但不可以剩餘。
    我一面聽雅芳述說她家中的用餐情形,思緒也一面隨著「有一點深度的中盤」聯想到我曾經看過一款日式方形盤,便開始揣想,如果把豐盛的飯和菜稍微講究地排放盛入盤中,豈不就是外頭簡餐店推出的中式套餐嗎?我最喜灣吃這種簡餐了,而在台北這類餐點一份起碼要價兩百元以上。
 
舉一反三 現學現賣
    當下我便決定,晚餐就來個現學現賣,不但試做蛋料理,也把原來家中習慣手持飯碗、自行挾菜的傳統吃法,換成「雅芳式」吃法。
    晚上我已預備了苦瓜釀肉」、鯛魚燴時蔬,到了開飯前,我按著「雅芳蛋料理」的步驟,前後只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,便完成了今天的晚餐任務。
    接著,我請孩子將餐具擺設好,將原先的飯碗改成中盤,只見兩個孩子取了四個中盤卻不知做何用途?等到我為丈夫、兩個孩子一一盛好飯菜時,迎來的是父子三人的嘖嘖稱奇和讚賞。
    真是奇妙,同樣的家常飯菜,只不過換了「新包裝」,卻對做菜和吃菜的人都帶來全新的感受。
 
晚餐變得更好吃
    女兒食指大動,開懷地直呼「蛋好好吃!」並問這道蛋的名稱?我一時答不出,靈機一動為此道料理命名「雅芳蛋」。
    外子接著也說難怪他最近愈來愈胖;一旁兒子也豎起大拇指稱讚!事實上,兒子平日是家中最挑食的成員,但當天的新吃法,竟然讓他乖乖地把每道菜送進肚子裡。
    原先,我以為兒子會因為我為他盛好的晚餐抗議,卻沒想到他愛極了;但是愛歸愛,當他遇見不喜歡的苦瓜,難免還是嘟起嘴巴,他希望拿苦瓜換別樣菜,我則搖搖頭,鼓勵他不妨試試看。
    只見他先把苦瓜中間的肉團挖出來吃掉,然後才慢慢對付討厭的苦瓜,十足的先樂後苦個性。面對盤內僅剩的白飯和苦瓜,兒子的招數是咬一小口的苦瓜,然後配好幾大口的飯,這種吃法讓他苦瓜還沒咬幾口,盤內的白飯就已見底,兒子只好又再添了半碗的飯量,才終於把他那一圈漏了洞的苦瓜解決掉。
    等到兒子將餐盤中的料理全部吃完以後,立刻得到大家如雷的掌聲。畢竟這是他活在世上將近九年來第一次吃苦瓜,由於我自己小的時候也很挑食,但印象中我是成年以後才敢吃苦瓜,所以兒子實在比我厲害多了。
    隔天,兒子中午放學回來,我把前一晚封填苦瓜剩下的絞肉餡包成餛飩,再將苦瓜釀肉入一些高湯底,又變出一頓豐盛的餛飩麵了。
 
換一種方法解決問題
    生活中如有巧思創意,肯定能為一成不便的生活帶來諸多樂趣,家人因此受惠,自己也可從中得到成就感。使得煮菜、做家事不再被家庭主婦視為噩夢,以及消磨大好年華歲月的劊子手了。所謂助人為樂,若非我先去學校當志工媽媽,又怎會認識雅芳,然後接二連三衍生出一堆創意呢;所以,我期許自己,飯要繼續吃,而助人的行動也要不斷地跟進!
 
 蛋料理上桌
材料:雞蛋數個、蒜末、蔥末、香菇素蠔油。
步驟:1.將打好的蛋,稍微攪和幾下,但是勿將蛋打成均勻;2.熱油鍋後以小火爆香蒜末,然後加入適量的水煮滾;3.把「步驟1」入鍋,再加入香菇素蠔油,稍微翻炒,使蛋和醬油混勻;最後撒上蔥末即可起鍋裝盤。


本文刊登基督教論壇報第3398期愛家版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